新闻快讯新闻快讯

共享办公洗牌后,如何逃脱烧钱魔咒和模式桎梏

今年以来,共享办公市场频繁出现并购案。经历了几年的繁荣,该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加速重组和洗牌。

烧钱是整个共享经济的问题症结之一,共享办公空间也不例外。投资孵化、社群、撮合成交等曾经是这个行业公认的发展模式,但理想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这几种模式都很难支撑行业发展。

当然,硬币总有其另一面,比如以技术切入,为有办公需求的企业和个人提供灵活专属的智能化办公服务解决方案的品牌梦想加,则是走出了另一条路,其凭借盈利性扩张路径攻城略地,最近完成由高瓴资本、General Atlantic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领投,愉悦资本、鸥翎投资(Ocean Link)、M31资本、险峰长青均参与跟投的1.2亿美金C轮融资,成为国内首家到达C轮融资的共享办公服务品牌。

如此,在共享办公发展的动荡期,如何跳出烧钱怪圈寻求良性发展模式,是资本市场和共享办公品牌创业者共同努力的方向。

01

共享经济调整期:热潮涌过,理性回归

近些年,共享经济成为了最重要的创业风口。所谓共享,即是对闲置资源的有效利用,目的是让平台两端的参与者都能从中获益。传统意义上的共享经济主要是C2C模式,以早期的airbnb、Uber为代表。后来又出现了B2C模式的共享经济,如ofo、摩拜,还有共享办公空间等等。当然,风口之下也催生了一批“伪共享”,它们名为共享,实为传统意义上的租赁,比如昙花一现的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用户市场,我国网民规模目前已达7.72亿。从2015年开始,官方各类文件明确表示要支持国内市场中共享经济的发展。从经济体量来看,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在2020年预计占GDP比重10%以上。无限的市场潜力,加上宏观政策的支持,使共享经济成为创业风口,同时也成为资本最青睐的对象之一。

近几年,共享经济的发展如火如荼,其中不乏有优秀的创业案例,但是也存在虚假繁荣的泡沫。很多创业公司并未切准市场需求,只是在风口之下盲目追风。无论将产品定位为TO B还是TO C,本质上都是TO VC。无论是否真的是“共享”,都要冠以“共享”之名以博眼球。不健康的发展模式也引来了诸多唱衰共享经济的声音。

共享经济中的各类产品几乎都经历了一个相似的发展模式:

首先是野蛮生长期。进场者良莠不齐,各方混战,圈地跑马,只能靠烧钱维持成长。

随后进入动荡发展期。在资本市场的推动下,出现大规模的兼并和重组,巨头和独角兽分庭抗礼,小公司面临倒闭和被收购的二选一难题。与此同时,官方会针对野蛮生长期的各种问题出台相关政策规范,以使市场标准化。

最后进入理性发展阶段。喧闹过后,市场回归发展的正轨,谋求效益和良性运转。从一开始就追求健康运营模式的公司往往能走到最后。

02

下半场:烧钱何以为继?

在诸多共享经济的形态中,共享办公的发展很有代表性。

网络社会的到来,改变了世界的时空存在方式,“流动的空间、无时间之时间”成为新的常态。曼纽尔·卡斯特在《网络社会的崛起》中提到,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企业组织形态和人类工作方式都发生了深刻的变革,经济行为全球化、组织形式网络化、工作方式灵活化、职业结构两极化。

总之,互联网时代的公司组织模式逐渐脱离官僚化,更倾向于扁平化,与此同时,出现了自由职业者、移动工作者等全新的工作形态。

共享办公看准了对工作场景提供服务的市场,并有效利用了闲置房地产资源,实现了闲置资源的高效利用。WeWork、梦想加、SOHO 3Q等共享办公服务商也应运而生。

不过,就像我在《联合办公的冰火两重天,梦想加的另一种风景》一文所说,在过去两年时间里,联合办公品牌对外的口径描述出现了变化,孵化器概念被弱化,资源入股也已经很少被提及。这些项目纷纷在创业市场之外寻找新的生存空间,办公服务被提及更多,智能服务更是成为最大卖点。

也就是说,共享办公已经跳脱出早期简单的孵化器模型,而是为企业提供一整套办公空间解决方案。除了提供办公空间,还一并提供诸如智能办公系统、物业管理等附加服务。现在的用户,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打孔的钻头,也不是仅有一个钻好的孔,而是需要钻好孔并把画挂上去这样一整套的解决方案。

共享办公的服务对象也不止于初创公司和自由职业者,目前随着共享办公模式越来越被接受和认可,许多大公司也开始对共享办公产生旺盛需求。